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短篇 > 穿書女配逆天改命
穿書女配逆天改命小說全集免費在線閱讀(蘇余司啟)

穿書女配逆天改命酸奶蛋糕

主角:蘇余司啟
主角叫蘇余司啟的小說叫《穿書女配逆天改命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酸奶蛋糕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怎么,她又出幺蛾子了?”旁邊一長了張娃娃臉的男子眼皮微睜再打了下哈欠。司啟眉頭皺的更緊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當初他中藥,救他的是她,但完全沒有當初那一夜的青澀純然,反而有點貪得無厭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11-18 13:07:02
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一小時后,他們回了劇組,剛到就聽到導演正在對著溫南吼:“幾點了!你才來!”

溫南皺了下眉,被吼的往后退了步,眼角瞥到蘇余,手一抬,指向蘇余:“蘇余不是來的更晚嗎!”

導演一手也指過去:“她第幾場!你又是第幾場!”

蘇余見火要燒到她了,連忙進了化妝間,一旁化妝師沖她笑著:“蘇余姐,你是不知道,溫南早上第一場,遲到了半小時,導演差點被她氣死。她還想跟你比呢?!?/p>

蘇余無奈著,這位潛臺詞就是就溫南那后臺也敢跟您比?您背后可是司啟??!您遲到跟她遲到能相提并論嗎?

蘇余看了眼時間,可她明明是早到,她無奈著由她在她臉上弄,她已經習慣了,無論她做了什么,付出了什么,得到了什么,只要有司啟,別人都會覺得是司啟的原因。

忽然的手機**一響,蘇家的電話此刻打來,蘇余看著那電話沉默了會。

蘇正天,小說炮灰中的炮灰,女主她爸,也是她爸,可跟她結局不同,這位最后活的好好的。

她乖乖接電話,一接通,那邊咆哮聲立馬傳來。

“小余,那熱搜是怎么回事!”蘇正天在家急著,最近公司剛虧了一大筆錢,他還等著找司啟幫忙,結果蘇余就出了這樣的事。

一旁,阮青爾心虛的遞了杯茶,她女兒的苦她不是不知道,她也是兩個月前聽蘇余說起,原來當年她“失憶”一不小心代替蘇暖做了司啟的女人。

也難怪五年來,司啟不曾碰她一下。

她被冷落成那樣,找個人排解下憂愁,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!

哪知道那個記者這么能蹲,這都被發現了。

不過,她看了眼蘇正天,她太清楚這個是什么人了,利益至上,親情什么的都是踏腳石。

蘇余在那司啟不受喜歡的事,那是絕對不能讓他知道的,不然萬一扯出蘇余代替蘇暖那事,可怎么辦?

按司家勢力,再按蘇暖對她們的恨意,她們母女兩妥妥的死無全尸!

蘇余懶洋洋的躺在躺椅上,化妝師正在給她化妝,她打了個哈欠:“爸,我只是跟他單純的看個電影而已?!?/p>

黃粱正要遞水給她,聞言,眼角抽了下,有她這么說話的嗎?

這不明擺著告訴別人,她跟那男的有貓膩嗎?

黃粱看了眼那化妝師,對方立馬會意退出去,黃粱這才拿出手機準備找找課程,看看能不能給蘇余找個語言學問之類的課。

是他失誤,忘了提高她情商。

“爸,這事已經跟阿啟解釋過了,他說過兩天來看我?!碧K余眼皮昏昏沉沉,昨夜陪周靈看完鬼片后,她嚇得一晚沒睡好,現在困死了。

蘇正天一聽,心尖顫了顫,她該不會就是這么跟司啟解釋的吧?他神情恍惚了下,趕忙道:“小余,你看阿啟哪天有空,你帶他回家吃頓便飯!”

蘇余愣了下,從他慈祥聲音中聽出了分手的前兆,她連忙端坐好:“好的?!?/p>

蘇正天聽著那頭歡快仿佛不諳世事的語氣,嘴角抽了下,她出軌被抓,他給她擦**哄司啟,她還沒心沒肺的高興?

司啟那是信了的意思嗎?

分明是要找她算賬的意思!

他怎么就生了這么個傻白甜的閨女?

她以前明明沒這么傻白的??!

蘇正天心頭一抽一抽的,這女兒自從五年前失憶,腦子就跟進水了一樣。

“爸,我馬上去跟阿啟說,先掛了?!碧K余歡歡喜喜掛了電話,立馬打給司啟。

那邊迅速掛掉了,蘇正天沉默的看著手機,要他說,她就是把重心都放在事業上了,才導致司啟對他們都不冷不熱的,她要是多討好下司啟,蘇氏集團早該一飛沖天了。

但現在他也只能等著蘇余回話。

“阿啟,兩天后你不是要來看我嗎?”蘇余撩了下頭發,用著甜甜又妖嬈,一副要通過手機勾引到那一頭的模樣。

司啟是那種會為了她來喂飽蘇父龐大野心的人嗎?

不是!

資本家的錢在面對女配的時候,那是向來都是摳摳索索的。

“我爸說,想請你來家里吃頓便飯?!碧K余卷著長發,緊張的問著。

所謂便飯,按往常來講,那都是豪華酒會,是蘇家用來告訴世人,他們背后可是司啟,識相的趕緊把合作交出來的手段。

被這么用是個人都會不高興。

蘇余等著司啟回話,一旁黃粱沉默了瞬,她這是覺得自己又跟司啟拉進距離了?

司啟皺了下眉:“抱歉,我下午臨時有事要出國一趟?!?/p>

蘇余點了點頭,他生氣了,他不耐煩了。

司啟從來不是言而無信的人,說好兩天后來看她,他肯定會來。

現在他撒謊說要出國,擺明了就是不跳蘇家坑的意思。

“但,但是我們都交往了快五年了,我爸說好歹得請你來家里坐坐,商量下未來的事……”蘇余“慌里慌張”著,順帶暗暗催婚,只要是個人都能聽出來她這意思就是見家長,然后結婚。

但司啟不會跟她結婚,這是在清楚不過的事,只要把他逼煩了,分手沒準簡單的多?

本來她可以告訴司啟當年跟他酒店滾來滾去的人不是她,但問題介于,她要怎么解釋“自己”撕爛自己的衣服?

被司啟覺得她在騙她,耍著他玩,到時她又沒有強大的后臺保護,最后她只會死的更慘,外加連累身邊的人。

這事只能瞞,等他們分手過后,再等他跟女主虐來虐去,最后喜結連理,只要她那段時間別參和,到那時真相大白時,她早就跟他們成了點頭之交的人。

試問一大人物會特地回過頭來踩小人物幾腳?

司啟也沒那么小肚雞腸特地把這事翻出來,再來虐她一遍。

她相信時間能治愈一切。

蘇余擠出眼淚,下意識抬手擦了擦眼角,嘴剛張開,司啟掛了。

蘇余:“……”

白擠眼淚了。

忽然眼睛一陣刺疼,蘇余懵了。

“司總,蘇家最近資金鏈出現問題?!奔瘓F內,陳秘書嚴肅道。

司啟點了下頭,這事早就有人跟他匯報過,救他的是蘇余,如果蘇家扶的起來,他不介意幫下,但很明顯,蘇家就是個無底洞。

“對了,司總,您是要去本家那邊嗎?”陳秘書恭敬著問道,“那我給您調整下您之后的行程?!?/p>

司啟想起那邊,整張臉冷了下來,隨即點了下頭,起身拿起外套就走。

黃粱看著她眼眶含淚,“傷心欲絕”的模樣,扯出紙巾:“蘇余,男人不會喜歡去無止境填補別人的欲望的?!?/p>

蘇余抬起頭,黑白分明的眼眸此刻水光盈盈,她知道,看司啟這模樣,她分手指日可待。

就是……

剛剛醞釀情緒憋出眼淚時,不小心把化妝師剛涂的睫毛膏搞到眼睛里去了。

蘇余現在眼睛又酸又澀,眼淚嘩嘩直流,她還不能隨便揉,不然,她的形象準得毀掉。

蘇余接過紙巾,小心翼翼的吸著淚水,順便打電話給蘇正天:“爸?!?/p>

那頭,蘇正天正喝了口水,焦急的等待著蘇余帶來好消息,電話一接,整個人都陰沉下來。

“阿啟下午出國,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,所以……”

蘇余說完,蘇正天咬了咬牙掛了,坐在沙發上,陰沉著臉:“看樣子不能把雞蛋都放在蘇余一個籃子里!”

阮青爾打了個哆嗦,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那一頭,黃粱看了眼手機忽然來的消息,眼眸微暗,轉而看向蘇余:“蘇余,我回去趟,你跟蔡蔡乖乖待著?!?/p>

黃粱起身就準備走,想到什么,忍不住回頭:“我是男人,太清楚男人想什么了,你越鬧騰,他只會越不耐煩。我雖然讓你看好他,你也不能這么看……”

“阿梁?!碧K余眨了眨眼睛,總算舒服了點,她抬起頭看向鏡子,鏡中人皮膚白皙透亮,在娛樂圈這種美女扎堆的地方都能讓人一眼看到,她對著鏡中的人笑了笑,白皙的手一下下點著桌面,看起來乖巧又單純,出口卻帶了絲嘲諷:“我沒乖過嗎?”

她有的,至少在兩個月前她一直乖乖的,很努力不給別人添麻煩,也不從作妖。

但事實好像證明,無論她再怎么努力,再怎么與人為善,依舊走著惡毒女配的劇情,她到一線的位置,是德不配位,是背靠司啟,她跟司啟說配不上他分個手如何,司啟立馬就能曲解成有人得罪她,她找他分手是鬧脾氣,是請他出手解決麻煩,然后第二天就能有人因她被封殺,她跟別人交好,外人就能說她捧高踩低。

她承認自己有點慌了,那種無論怎么做都逃脫不了原劇情的感覺,就仿佛有只看不見的手在推動著所有人往既定的軌道走,還在告訴她,無論她怎么掙扎都一樣,最后十有八九會死的那么慘。

但凡可以,她都不想用上B計劃,過上從此隱姓埋名,東躲西藏的日子。

黃粱忽然愣了下,他想起剛接手蘇余的時候,好像的確乖到不行,省心到不行。

但……

黃粱額前青筋突然跳了下,那到底是怎么變成現在這樣的??!

門口,周靈過來:“咦?怎么這么早?”

黃粱看向門口美艷女子,磨了磨牙,扯開嘴角笑起來:“周姐?!?/p>

周靈是三金影后,人脈,資源,演技,反正方方面面,他都得罪不起,即使懷疑是這個混賬東西帶壞他家乖孩子!

周靈對著黃粱笑了笑,明明恨不得砍她,卻次次笑的這么開心。

她就喜歡看他拿她沒辦法的樣子。

“阿余,既然來了,對戲吧?!敝莒`忽略黃粱走過去。

黃粱手上手機又震了下,他看著消息,臉色微黑,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。

“蔡蔡,看好她。我先回去了。還有……”黃粱頭疼著,突然感受到了身為老父的心酸,磨著牙小聲道,“防著周靈再拐了她!”

蔡蔡心虛著點頭,昨夜周靈剛讓她望風好拐蘇余陪她看恐怖片。

劇組角落里,溫南了下一側的樹。

“憑什么!蘇余離開就行,我離開一下下就不行?”

溫南氣著。

“溫姐,人家背后可是有司啟??!沒看整個劇組都供著她嗎?”后頭,齊夢撇了撇嘴,看了眼那頭人一來就被全劇組供起來的蘇余。

“呵。給司啟帶了綠帽,你覺得司總還會護著她?”溫南壓下火氣,想到剛剛路過化妝間聽到的事。

“我剛剛可是聽到了,司總壓根沒想娶蘇余!”溫南嘴角輕勾,她就說嘛,司啟怎么會這么沒眼光看中蘇余?

“???”齊夢震驚之余,心思忍不住活絡了,她跟蘇余同年入公司,甚至比她早三個月,可人家入了司總的眼,現在直接穩坐一線,她卻還只能為了個角色忍受各種委屈。

要是能夠跟司總的話……

“蘇余貌似想讓司總跟她回家吃飯,但被拒絕了?!睖啬侠^續著。

“她這是想逼婚?”回家吃飯這種事,含義太大,齊夢想到一大早看到的熱搜,突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“這可不嗎?”溫南一想到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蘇余,背地里卻求著別人娶她,還被拒,整個心情都好了。

“蘇余姐!”外頭,另一個助理急急忙忙過來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

“現在劇組里都傳……”

蘇余:“嗯?傳我出軌?”

“不是,傳你向司總求婚被拒,這才深夜找小鮮肉排解苦悶?!?/p>

蘇余歪了下腦袋,她有預感,很快,她又可以上熱搜了。

遠在大洋彼岸,高聳大樓頂層。

“老板?!?/p>

窗邊,一旁秘書正在跟他匯報行程,聞言頓了下,抬眸看向男子,只見一只修長的手抬起,他立馬下去。

黎特助上前:“查到了?!?/p>

“蘇余。二十三歲,蘇家二女,是啟少唯一一個對外承認的女人。其父蘇正天,是蘇式集團董事長,其母是阮青爾,曾經是蘇正天情人,于十年前轉正?!?/p>

男子眺望遠方,眉頭漸漸皺起,黎特助會意點出:“蘇余與蘇暖前后就差一月?!?/p>

簡而言之,蘇余是婚內出軌的產物。

男子皺眉沉默許久,久到黎特助在想他是不是可以退下去了,就聽到低沉清冽的聲音帶著淡漠響起。

“繼續?!?/p>

黎特助:“19歲那年,被安大錄取,但同時辦理休學,入了星辰,正式踏入娛樂圈?!?/p>

“前后四年,電視劇十部,電影兩部。出道第一年,就得最佳新人獎,最佳女主獎,第二年……圈內人傳言,是今年最有希望得視后的女演員?!崩杼刂f上詳細資料放到桌上。

“司啟參與多少?!彼厩剞D身,漆黑瞳眸盯著厚厚一疊資料。

黎特助:“全部都有啟少影子?!?/p>

小說《穿書女配逆天改命》 第2章 第二章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广东麻将规则中马159 快乐8官网导航 捕鱼王者 河北办理福彩中心电话 深圳mba学费一览表 368cmd体育平台 线上麻将计分器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组选有多少注 浙江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篮球比分直播90 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 47 广东闲来麻将群聊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则 排列3走势图彩吧助手 足球彩票比分猜错 互联网理财产品 永利皇宫线上娱乐463